分享好友 筑思想首页 频道列表

柯建刚:“砖刻拓印”非遗传承人

2021-04-19 13:16安徽网25388彭玲

  曾经做过广告,写过歌词,也出过书,从三年前在农村捡起第一块砖头,到成为“砖刻拓印”技艺非遗传承人,再到现在拥有属于自己的文创品牌,柯建刚一路走来很随性,一切仿佛都源于他那颗“玩心”。近日,柯建刚在做客由古井贡酒年份原浆古20冠名的大皖徽派栏目时说,他给自己的定位是介于技和艺之间的玩家。“我不想当只会重复劳动的匠人,也做不了什么艺术家,我喜欢的是不断地创造和变化。”


  技术没那么神秘就是玩


  徽派:你是怎么接触到“砖刻拓印”的?


  柯建刚:我从小就学书法,拓片也是小时候就会的,因为家里人也会这个,有家庭氛围吧。以前的方式基本上都是碑文或者汉砖上的文字拓印到纸上,然后被艺术家或者爱好者收藏,偏小众。有一天我突然想,为什么不想刻什么就刻什么呢?其实技术没那么神秘,就是玩。于是我就试着自己刻砖,结果还挺受欢迎的,我也没想到。


  徽派:小时候学书法是你自己情愿的吗?


  柯建刚:我自己也喜欢,上学有段时间没玩,十几年前跟书法社的老师在一起,这十几年一直在练。经常跟书法家接触,眼界也不一样。


  徽派:成年后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突发奇想会成为事业?


  柯建刚:没想过,我的工作一直在变,刚开始是在广告公司做文案设计,做了快十年,但我不是科班出身。后来觉得不满足,就想做编剧。零几年的时候,我开始在网上写小说,突然有了机会做编剧,但好像也没有实现我的想法。后来就写歌词,包括出书,也一直都跟文字相关。


  徽派:所以你内心一直不满足的是什么?


  柯建刚:我觉得自己好像猴子下山一样,看到玉米捡玉米,看到西瓜捡西瓜,我觉得自己可以搞定的东西,我就会去做,真正搞定了之后就会换别的。刻砖,拓印,没别的,唯手熟尔,所以让我一直坚持下去,不是重复,是可以不断创造出一些新的有意思的东西。


  从传统文化中找到养分


  徽派:第一次搬砖还有印象吗?


  柯建刚:2017年年底,我突然有了个想法,因为那时候也每天练字,就想试试自己刻。2018年3月份,我就去农村找砖头,然后自己刻点图案文字,试了一下觉得还可以。那时候我还开了个淘宝店,很多人来买,让我没想到。因为那时候不想上班,我有个朋友是建筑师,在网上卖自己的插画,我觉得这样的方式也挺适合我的,就开始跟她请教应该怎么做。就那几天卖了一百多幅,后来不断出创意,出图案,前年双十一,一晚上卖了两百多幅。


  徽派:作为产品,这个是不能批量生产的,会觉得辛苦吗?


  柯建刚:砖什么形状,应该怎么刻,从拿到这个砖到最后成型是什么样子的,脑子里必须都有。其实这就是创造,跟拍电影拍剧一样,从一个点子开始到最终呈现,过程确实很辛苦。不过我那时候还是有点底气,写书写歌词赚了点稿费,有时间也有经济能力去玩,就去试。我原来还做过皮匠,皮包皮夹钱包挎包,在几年前是很火。做了几次之后,我就想做皮雕,因为图案是原创的,可以自己设计的,但是太慢了,实现起来不容易,到现在我找到了更好玩的。做一件事情我老想着,吸引我的文化在哪里。可能皮雕、制皮是时尚的西部牛仔文化,不是我感兴趣的,但砖刻拓印是中国传统,我在当中不断找养分,这是我愿意做的事情。


  徽派:看起来是折腾,但都有你自己的想法和思考。


  柯建刚:我不是一个只会重复劳动的工匠,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这很枯燥,但我也没能力做一个艺术家,我是介于技和艺之间的,在掌握技术的基础上,用创意去丰富技术,不管做什么行业,我都是这样的。


  不担心抄袭创造是乐趣


  徽派:你觉得自己的作品选吸引现代人的点在哪?


  柯建刚:早在前期设计时,我已经想过要呈现什么样的作品了,但受不受欢迎我没想过。谈到书法、中国画,很多人会觉得比较传统,但我不是那一挂的,我不是艺术家,我是现代年轻人,我要把传统的东西变得更有现代审美。我希望的是,能找到喜欢我作品的人,跟我有同样趣味的人,而且这个世界上是有这样的人的。


  徽派:像你一样做的应该也不多吧?


  柯建刚:可能我真的是第一个做这个的。一般就是卖拓片,批量生产,寄给书法家或者书法爱好者,然后他们自己题字装裱。但我是自己刻,自己创造素材,网上好像我是第一个。后来也有人抄袭,但我不介意,因为点子是我的,我随时可以想出新的创意。就像同样是画画的人,虽然有一样的纸和笔,但画什么样的素材是抄不了的,好多作品我都注册版权了。


  徽派:担心抄袭者会给你带来影响吗?


  柯建刚:我并不担心,我是一直往前走的。我想过把砖刻拓印做到杯子上或者其他周边产品上,也想过陶瓷等其它手艺的跨界,这个过程充满了学习和创造的乐趣,而抄袭者怎么会想到这些。


  徽派:好奇你的顾客都是什么样的人,你有想输出的部分吗?


  柯建刚:整理了我的顾客名单,发现公务员最多,我也没想到,再就是学校老师,偏文化人。因为也到不了收藏的位置,所以还是偏年轻一点的。我觉得这个输出可能是无意识的,我可能一直是这样的,喜欢这个就做这个,不太管其他人怎么想,比如我写书,也写一些奇怪的题材,我会模仿唐传奇的手法编书法人物、书法故事,但也有出版社来找我。


  八小时之外坚持喜欢的


  徽派:作为非遗传承人,你有压力吗?


  柯建刚:既然有需要,我也有这个义务去教学,去传承,我不排斥。我也很明白,我必须得这样做,让更多人知道,这个是拓片,可以这样玩,大人小孩都去玩。从商业上我也能想明白可以做成什么样,排除个别抄袭的,我们还是唯一的原创砖刻、装饰画,包括未来要做的新的文创作品。从三年前捡第一块砖头,开了公司,前几天办画展,到书店做访谈,一路走来都是非常神奇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但神奇会继续,也是上升的,我配合就好了。


  徽派:创业过程有没有遇到困境?


  柯建刚:就是经常抛头露面是我不太习惯的,之前我很抗拒,因为我是做幕后的,不习惯台前,觉得没必要对大众说,知道鸡蛋好吃就行了,不需要知道是哪个鸡生的。采访前我会很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包括接下来他们让我去北京演讲。也许下一次找我还是抗拒,但真到那一步,上吧。我的紧张是因为之前交流很少,而且对我自己来说,这也不是一个特别牛的东西。没实现之前,觉得挺好玩,现在觉得就是这样,没什么好分享的。


  徽派:那你觉得人生中值得骄傲的是什么?


  柯建刚:创造是我喜欢的,不断地创造。我喜欢一直变化的,要说参考,乔布斯应该算一个。对于创造者来说,永不满足,我可能是这类人。我不是艺术家,也不是很牛的创造者,更不是什么“家”,差太远了,“玩家”这个词我倒是可以接受。我总结自己就是介于匠人和艺术家之间,偏文艺的不断变化的人。


  徽派:现在的年轻人对自己的兴趣爱好、职业规划非常迷茫困惑,你可以分享的是什么?


  柯建刚:其实我年轻时候也迷茫,觉得自己是个文艺青年,跟别人不一样。我有个朋友,关系特别好,他买房、买车、结婚的时候,我都没有。但是到了一定年龄之后,买大房子,换好车,设立一个更好的人生目标,达到一个更好的经济状况,在被大环境裹挟的情况下,这些都达到了。我觉得对于年轻人来说,首先要有生活上的保障,这样才有坚持兴趣爱好的底气。在八小时之外,跟别人不一样就不一样,该干嘛干嘛,可以尽情折腾喜欢的东西,不抗拒。我觉得现在年轻人思考的东西更多吧,有些东西保持着就保持着吧,比如到现在我都还在听摇滚。


反对 0
举报 0
评论 0
其他更多
推荐更多
我来说两句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