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好友 头条首页 频道列表

儿童博物馆会成为博物馆商业下个爆款么?

2023-05-24 09:41文博圈20618程畅

  博物馆文创的持续发展已然证明博物馆IP的商业活力,即使不在现场,独特的博物文化之美亦会激发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不过从市场上看,博物馆文创几乎已经覆盖全部常见的消费品类,文创方向的博物馆商业开始向竞争市场的方向发展。此时,不妨停下来思考下博物馆商业还有哪些可能性?


  策展式生活


  如今新冠疫情日渐式微,虽然在全球经济大环境上并没有大的复苏迹象,但是国人的日常生活却肉眼可见的松绑了。前有大学生特种兵式旅游,后有淄博烧烤大火,沉寂许久的烟火气终于回归。不过这份烟火气却与之前的不太一样,无论是目的地还是游览方式看似都很小众,但在宣传成果上却很大众。这大概需要感谢小红书和抖音等去中心化的大众媒体,人们可以更容易获得自己喜欢的而不是被提供的生活指南。现在的人们更愿意去策划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周而复始的过日子。


  正如《独异性社会》所说的他给自己的任务,就是在所有流传、存在的文化性活动和客体的基础上,将其中一些组合到一起,使自己的生活显得“美好”、有质量、吸引人。


  现在的人很难再简单借由地域,年龄等因素进行区分,但是一旦某种生活方式方式被发掘出来,就会自然而然的吸引相对应的一批人。未来一段时间个性化的生意一定会持续火爆,当然个性化不代表小众,只要商家可以满足一类人的某中需求,这类人的基数也可以很大。不过前提是商家提供的个性服务可以作为人们生活的展品。



  为什么是儿童博物馆


  那么,下一阶段哪个个性生意值得入局?有孩家庭休闲空间可能是比较具有潜力的选择。我们回到策展式生活的语境下,人们在进行生活策展时可以有很高的自由度,毕竟社会已经为我们提供了足够的选择。


  可是一旦人生进入到有孩家庭阶段,策展难度就开始陡增,即使是制定假期出游计划也变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起码需要有足够多可以吸引孩子注意力的内容,符合一家人口味的餐厅,还要有些成人可以参与的部分。不过最关键的是可以体现出有孩家庭生活的美好。


  常规游乐场,动物园等传统目的地虽然可以在功能上满足家庭的需求,但是在美好的属性上则显得过于的平凡。环球影城,迪士尼度假区等城际目的地的确美好,所须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也同样“美好”。


  所以国内有孩家庭需要一种更具性价比的美好空间。如果将事业投向国际,就会发现除国内现有的空间外,有一种儿童空间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快速发展,即所谓的儿童博物馆。


  儿童博物馆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如果从最初的布鲁克林儿童博物馆(1899)算起,距今已经有100余年的历史,下面是儿童博物馆协会对儿童博物馆的最新阐述。


  儿童博物馆被定义为致力于通过提供激发好奇心和激励学习的展品和项目来满足儿童的需求和兴趣的非营利性教育和文化机构。


  与传统博物馆相比,儿童博物馆对儿童更为友好,展项的互动性也更强。展品的内容也更为宽泛,日常的生活用品都会都可以成为儿童博物馆的展品,透明的台球桌(如下图),切开一半的马桶,在这里孩子的角色从传统家庭活动的跟从者转变成整个行动的主体,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进行探索互动。


  对于家庭的其他成员儿童博物馆则将降低了带娃难度,一方面,儿童博物馆的互动项目可以抓住孩子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儿童博物馆的知识内容一般比较适度且有儿童化的解释,家长再也不用担心被奇怪的问题搞宕机了。不过最关键的是儿童博物馆是一个美好的生活展品,对于有孩子家庭的家长来说,既可以悦己,又可以推己及人。



  情怀还是商业?


  儿童博物馆的确可以满足有孩家庭的生活策展需求,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一门好生意,甚至是不是生意都有待商榷,儿童博物馆的定义基本还是延续传统博物馆的内核,博物馆主要作为非营利性教育和文化机构。虽然现在国内博物馆文创确实火爆了,可是回归到博物馆本体上,大多博物馆还是免费的,而国外儿童博物馆很大的一部分资金来源是捐赠和政府拨款。可见,如果简单的将国外儿童博物馆的形式植于国内,虽然在开始阶段可以依靠资方的投资实现一定的成果,但长期看就只是为情怀买单了。


  国有场馆一直以来都承担着儿童科普的主体责任,近年来也不断推陈出新取得了不俗的成就。从实践上看,其中比较受儿童欢迎的场馆,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传统场馆营造的专门儿童空间,例如中国科学技术馆中的儿童科学乐园,苏州博物馆中的探索体验馆等,这些空间专门面向儿童设计,在整体风格和互动方案上都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儿童特色。另一类则是具有丰富活动内容和吸引力主题的综合场馆,如珠海的太空中心,这类场馆并不以儿童作为主要受众,但其游览体验却又符合儿童特点,很容易就抓住了儿童的注意力。


  先以中国科学技术馆的儿童科学乐园为例,在互动项目的设置上,儿童乐园延续了科学技术馆体验式探索的特点,将儿童可以理解的知识内容设计成各种互动装置,并适当的降低了互动的难度,配色也是从孩子的喜好出发。


  在内容上不仅选择了人体,城市这类孩子身边的主题,还加入了戏水乐园,这类孩子愿意参与的主题,更补充了太空,机器人等可以激发孩子好奇心的探索内容。



  单从儿童互动项目的丰富程度上看,儿童乐园已经可以在国内场馆中处于领先地位,但它能为孩子们带来的惊喜可能并不只是这些。除互动展项外,孩子们还可以参与科学表演和创客工坊等活动,在科技馆导师的助力下,孩子调用各种感官去感受科学,去参与科学。


  这些经验是对于孩子和家庭来说都是宝贵的,回到前文谈到的策展生活上来,家长不一定会分享孩子与展项的互动,但一定会分享孩子参与科学活动的精彩难忘瞬间。


  如果从互动项上看,苏博的探索体验馆自然比不上中国科学技术馆,但是苏博另辟蹊径,凸显儿童空间的在地性,将苏州本地的文化元素融入其中。


  博物馆可以与儿童博物馆类空间合作,让优秀的文化资源触及更多的有孩家庭。结合前文的成功案例,可以得到如下的合作模型。从正佳和一片森林的案例可以发现,合作学者都是核心资源。家长对对商业空间内科普的主要担忧还是内容的科学性和权威性,而国有博物馆可以提供不限学者的各种人才支持。


  其次对于商业儿童博物馆空间,场馆建设和维持需要投入大量成本,因此在在专业展品的购置上可能无法达到较高标准,在主题的更新上亦较为缓慢。国有博物馆则能通过数字内容和展项合作进行赋能解决内容问题。


  当然二者之间并不是单向支持,商业儿童博物馆空间与有孩家庭直接接触,可以为国有博物馆提供深受用户欢迎的互动展项和社教案例,助力传统博物馆的儿童教育领域的内容开发。


  另一个比较有趣的点是,在商业儿童博物类空间中产生的儿童作品也可以成为国有博物馆的展品。如下图是广州方所中儿童艺术展项,儿童文化亦可以给人带来震撼。


  如同今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博物馆、可持续性与美好生活一样,博物馆可以走出馆中天地,真正去探索健康的生活方式,以及各个年龄段用户的福祉和需求。


反对 0
举报 0
评论 0
其他更多
推荐更多

泰山与中国文化精神

建筑百科 2024-05-17 0

河西宝卷——中国民间文学典范

非遗传承 2024-05-17 0

浅谈宋代建筑的艺术特点与风格

建筑百科 2024-05-17 戴思雨 0

浅谈秦代的学校教育

通识教育 2024-05-16 0

我来说两句
抢沙发